2020/09/27

八達通流動收款機實測兼第一手用戶證言!遲來的港產「高科技」電子支付

先前一篇「虛擬銀行能否現金提款」相關的文章中曾輕輕提及的的士司機朋友,故且叫他做肥的哥。

肥的哥的「電腦歷」不比肥叔叔弱,當年也是從Windows 98、Pentium之類,在黃金高登買組件組裝電腦砌機長大的。年紀大了,基本上不是從事有關工作或者PC game玩家的話,其實也不會特別注重硬件,不過比基本充實的知識還是有的。

肥的哥輾轉當了的士司機。在筆者的慫恿推薦鼓勵介紹指導下,肥的哥近一兩年前也一口氣開設了好幾個電子支付的收款方式,包括國產藍綠代表的和港產而常用的紅橙代表,還一群行家跑上深圳開大陸銀行戶口去綁定國版藍綠代表,以備不時之需。

當遇上不夠現金的而真的不是存心搭霸王車的乘客──尤其是對香港消費水平沒有概念,爆買後把兌過來的港幣現金都花光,又想搭長程的士到關口的大陸遊客時,特別有用。

晚飯堂食重開,肥的哥和肥叔叔兩個大漢在遺忘了的茶餐廳裡飯敘。

「看看這個。」三個小菜,兩碗白飯以後,肥的哥從那款幾乎是的士司機標配的單肩小包中,把不包郵零售價港幣$228的八達通流動收款機掏出來,放在剛被光了盤的腐乳通菜牛肉的碟子旁邊。

「這就是傳說中八達通送的甚麼收款機。」

八達通公司向的士司機和中小型商戶贈送的八達通流動收款機:一個可以充電,micro-USB充/供電,用藍芽連接,同時備有單色屏幕來顯示O!ePay收款QR code、讀八達通卡的NFC讀卡器功能的塑膠盒子。

「首先,」肥的哥把收款機反轉,把一個類似蓋子拆出來,「看這個神秘的洞洞,應該有個甚麼機關,看樣子不是電池,那是內置的,可能是Modem的接頭?現在只有一個可移除的蓋子蓋住。」

收款機機背,在用來發出香港名物八達通「嘟~」聲的揚聲器旁,就是那個功能不詳的神秘連接口。

收款機本身就自帶電池,洞洞內的確有看似來像金屬連接位,不過看上去也沒有刻有甚麼特別的文字或標誌。

「然後你看這個,」肥的哥又把收款機拿起來,把機子轉到其中一側道:「Micro-USB充電口設在右側,送的線材是便宜的直插Micro-USB線,角度奇奇怪怪,我該放這個東西在哪?」

收款機內置電池,可透過機身左側的Micro USB充電或供電。

肥的哥開始用手指比劃:「像他們網站內的照片隨機的放在前坐中間的位置?乘客可以隨便拔掉呀!貼在司機座位旁?USB線夠長麼?還有插頭位置角度和線材是直插不是90度,又醜又奇怪。」

如果依八達通官方宣傳品中的照片,用「魔法」把收款機置在司機位的頭枕左側,充電和供電線的佈線就是一個問題了。就產品設計來說,似乎沒有人考慮過這是問題,或者應該問,有沒有產品設計?

「現在我只能把收款機用手機夾夾起來,這樣乘客就容易看到可以拍卡、掃QR code呀,還幫他們八達通做推廣,不過要夾在手機夾前就要先把充電的插頭,要不夾就會把側邊的Micro USB接口堵住,白痴設計。」

肥的哥的work-around之一,把收款機放在司機位和前乘客位之間,用手機夾夾著。線長還算能解決,不過廉價的USB線直插收款機側還是怪怪的,似乎用插頭呈90度的彎頭數據充電線才算合理。

「嗯,這不是有充電的嗎?」

「別玩了,那個電池只是用來搞搞笑而已,加上他們那個不能手動關上的長明屏幕,早有行家說12個鐘頭一更都捱不了,所以我今朝就做了個實驗。」

說罷,肥的哥就把電話從包包中拿出一台作為業務用,OLED屏幕上已經「光刻」了約車App介面的舊型號三星手機,打開筆記App:「昨晚收工時就拿回家用家裡的電源把電池充滿,今早0806分開機,連接藍芽,然後就由它開住。中間就只有一支旗用它(旗:香港的士每一程收費載客的名詞,量詞單位是支),你猜能活多久?」

筆者沒作反應。

「1545!就嚷著沒電,看這個!」一臉不屑的肥的哥,在相簿中打開了八達通流動收款機屏幕上出現「Low battery(電量不夠)」的照片。

當手機夾把充電USB口堵住就不能充電/供電,經司機實測,在期間只有一次付款的情況下,八達通流動收款機就只能連續運作約8個小時。

「你也知道我是跑特更的,這東西用一支旗就已經連半更都撐不了,真的多幾個人用八達通怎辦?」──香港的士司機一般分為早更和夜更,而特更即是全日作一更,車租略比一更便宜,不用交更,司機可以較靈活去安排作息時間。

「明明用電池,那個長明的屏幕又不能手動關上,不知所謂。」

「用法呢?」肥叔叔問,「跟我以前那個名牌子(SONY原廠)的iOS八達通讀卡機一樣?」

肥叔叔幾年前從八達通網上商店買的SONY Felica藍芽讀卡機,一台iOS專用的裝置。型號是RC-S390,在好幾年前已經停產,筆者曾在秋葉原的電子器材店見過,索價大約¥5,000左右,除了八達通外,也可以讀Suica、Pasmo等Felica系的日本交通卡。[SONY RC-390英文產品頁]

「差不多吧,就是在藍芽配對了的手機上打開八達通商戶收銀App,然後輸入銀碼…」肥的哥在手機上點了幾點,「這東西收到後手機中輸入的銀碼,收款機上面的單色屏幕就會顯示相關金額的O!ePay QR code,這時你也可以直接拿八達通卡拍,速度嘛,哈~就像收款機本身一樣,藍牙操作:免提。」

肥的哥喝了一口凍檸檬茶再說,「更白痴的是這個宣傳。」

肥的哥放下三星手機,再拿起吃飯時一直放在檯面上的日常自用iPhone,然後打開了一個由八達通7月30日發出的短訊。

『八達通:的士師傅,由2020年8月1日至10月31日,八達通推出「的士司機旗旗獎」獎賞活動,你只要收取乘客以八達通卡或O! ePay支付車資,每支旗可享港幣$2獎賞,推廣期內最多可享港幣$300,立即行動,鼓勵乘客用八達通付款!唔使掂現金,乾淨更安心!』 ──八達通發給的士司機的推廣SMS,裡面卻沒有詳情連結

「甚麼宣傳推廣,SMS裡面連結都沒有!然後呢,收款機送過來,沒人在家收件就送回郵局,等兩日才可以去收件,加上疫情期間,郵局隔天才開,要夾好擇好時辰八字才可以跑到郵局取件,前後花了兩個星期,那時八月中了。」

「寄給我們的士司機的包裹裡面有一封信,是這樣的,」肥的哥把電話遞了給筆者,原來把信拍了下來。 

「條款細則」通往一條謎之404的連結…… 整件事不能再confuse。

「裡面那個連結就是他們家叫『旗旗獎』的推廣活動。誰我知去打開那個連結看看要不要登記甚麼的,哈,404!」

肥叔叔馬上用自己的手機試試,呀,果然,網頁爛掉了!

〔UPDATE 2020.09.09:筆者在飯聚當日及9月9日上午均曾嘗試打開該連結,都是找不到網頁。9月9日下午則成功打開了。應該是有人向八達通投訴?〕

「不是吵了十幾年說的士要有八達通嗎?」肥的哥繼續一臉不悅的說,「從頭到尾都是因為八達通機超麻煩,而且又要租、開戶又麻煩、又貴,賺回來都不夠交租機錢。現在派機給我們,當然是好事,不過配套真的差得可以。」

據說,一直以來,八達通的「to B」對商業客戶的模式就是對小商戶愛理不理。簡單來說,傳說中其銷售人員只會把不比一台全新行貨Switch便宜的讀卡機的一批的賣給下游,又被稱之為「艇仔」的支付服務供應商(Payment service provider或PSP),讓他自己去找客源就一了百了,收工鬆人。

至2017年,國產支付工具藍綠代表來勢洶洶,當人家的平民版收款是一張貼紙、一塊卡片,由顧客的手機去掃靜態QR code付錢,到豪華版是一台魔改Android的mPOS流動收銀機,視乎不同艇仔PSP的設計,可以由mPOS的鏡頭去掃顧客手機的付款動態QR code,或者在mPOS上的屏幕生成收款動態QR code,由顧客的手機去掃碼付款,那時才有危機感。

2018年春,八達通推出了「商用版八達通App」,開放讓一般小零售商戶自行申請,但開始時都基本上都是派發QR碼貼紙給商戶用O!ePay App付款(當時有誰用O!ePay?!),或者是由商戶先找來有NFC讀卡功能的手機(多是三千以上的旗艦級或準旗艦級機型),或自費不包郵的價錢去從八達通網店買一台專門給iOS用的SONY的藍芽Felica NFC讀卡器給iPhone或者iPod Touch,下載「商用版八達通App」,再申請開通。門檻高得只有多少技術掌握能力、自備商業登記和銀行賬戶,還要超級無聊的人(像筆者)才看得懂發生甚麼事,有閒情填寫開戶表格申請開通。

再把事情簡化和開放予的士司機,推出一大推優惠的,已經是「商用版八達通App」面世後大半年的事了。

八成是因為肥的哥年輕時也有在黃金高登買組件組裝電腦砌機,灌Windows 98、升級XP之類的基本IT知識和經驗,才比較容易接受電子支付和一大堆電子裝置的玩法。

「很多行家還是不想用,有些是真的不懂,我也不特別想用呀,吃飯加氣車租,整個行頭都是收現金的,現在的玩法是要先把錢轉到銀行,再提現去生活消費,超級麻煩。」

「他們家是不是有甚麼牌照限制問題,我不懂啦。要有人用就得有方法可以不用先轉到銀行後才把錢拿出來用呀,不能夠直接從這筆錢去吃飯交租加氣,那甚麼都不用談」──的士佬在茶餐廳講商業價值和經濟生態圈,那不應該是企管MBA口中或者創業書寫的東西來嘛?

「老實說,」肥的哥又喝了一大口凍檸茶,原本還有一半咖啡色的杯子一下子就只剩下半透明的冰塊和檸檬皮。

「要是八達通將來真要收手續費的話,那我們行家們應該不會把這東西拿出來。我用個人的PayMe、AliPayHK,甚至如果是大陸客,微信支付寶收錢不好嗎?」

「而且,將來收手續費甚麼的,就肯定不再用。」肥的哥用飲管戮著檸檬皮說:「理論上,我們的士的收費是法例限定要按錶計算,『八折的』『減價的』是司機自己的deal,這個管不到。不過要收我們手續費,而不能把手續費轉嫁到硬要使用電子支付乘客,那算甚麼,你方便就硬要扣掉我百分之幾的飯錢麼?」

肥叔叔啥也沒說,只回以冷冷的一笑。